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泱泱中华!

辉耀四方!

 
 
 

日志

 
 
 
 

《潜伏》逃犯自称愧对被刺刑警 遗憾没演完戏  

2011-12-16 07:19:06|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12月16日02:31新京报[微博]我要评论(7)
字号:T|T


转播到腾讯微博
12月15日,吉世光在齐齐哈尔市看守所接受媒体的采访。 王建春 摄

12月15日,吉世光在齐齐哈尔市看守所接受媒体的采访。 王建春 摄

对话人物

吉世光,39岁,黑龙江省齐齐哈尔人,13年前抢劫袭警后潜逃,化名“张国锋”,成为演员,“横漂”在横店影视城,13年后被警方缉拿归案。

对话动机

他是谍战剧《潜伏》中的“盛乡”,也是《东方红1949》的特务“严慧”。多部电视作品的配角里,他是其中一个。同时,他也是抢劫、袭警潜逃了13年的疑犯。戏里戏外,哪个才是他真实的人生?

昨日,在齐齐哈尔市看守所,记者见到了吉世光。

面对众多摄像机,他很配合,熟练地戴上耳麦,眼睛盯着镜头。

有警察说:“现在的你比你演过的所有角色都火。”他回应:“火也没用了。”

1998年的12月6日,吉世光和另外两名同伙抢劫了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铁锋分局刑警杨琳及其妻子。吉世光称,那晚他拿着刀挟持了杨琳的妻子。另外两名同伙照杨琳前胸、后背连刺两刀,致其脊柱神经断裂。

那时他才26岁,大学毕业,学过演戏,希望可以成为一名演员。

13年后,吉世光落网。他说他逃亡的13年里,他演着戏,也演着另外一个人,就快要忘记从前的自己了。

赌气离家出走 为了义气抢劫

“我虽然罪不重,但还是一个罪犯,应了中国那句老话,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新京报:看你的履历,你的父母都是钢厂的职工,家境不差,为什么会去抢劫?

吉世光:虽然家庭条件不差,但我从小跟父母感情就不好,尤其在大学毕业之后,我跟我父亲的矛盾已经到了爆发的时刻,一气之下我就离开了家,遇上了当时抢劫的同伙,觉得他们挺有义气,就混在了一起。年轻时冲动,什么也不懂,他们让我一起去抢劫,我就去了,但我还是不忍心,他们捅了,回来问我捅了没,我就骗他们说没捅。

新京报:这是你第一次犯案吗?

吉世光:不是,之前的两天也抢劫了,但都没有伤人。

新京报:警察说,你被逮捕时特别平静,面无表情,心里是什么感受?

吉世光:最开始他们盘查的时候,我还想反抗,因为之前遭遇过,但被我化解了。

新京报:这次没能化解?

吉世光:他们用家乡话问我是谁,我当时就崩溃了,没有反抗的思维,只是想着,他们是奔着我来的,没有说话,穿上衣服就跟他们走了。

新京报:为什么是平静?你预料到有这一天?

吉世光:我虽然罪不重,但还是一个罪犯,应了中国那句老话,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辗转逃到深圳歌厅主持唱歌

“离开齐齐哈尔那天,我觉得自己像一片落叶,飘到哪里不知道,但总有一天会被卷回原地。”

新京报:为什么会逃亡?

吉世光:那天抢劫是我和另外两个同伙去的,他们捅了一个男的,我挟持着一个女的,后来我才知道那个男的是警察,后果很严重,不能呆下去了,必须逃走。

新京报:逃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吉世光:离开齐齐哈尔那天,我觉得自己像一片落叶,飘到哪里不知道,但总有一天会被卷回原地。

新京报:后来你去了深圳,为什么选择那里?

吉世光:觉得南方离齐齐哈尔远,机会多,我可以在那边的歌厅唱歌、主持。

新京报:然后又去了横店?

吉世光:朋友邀请我去的,他跟我说,横店有适合我的土壤。我以前在齐齐哈尔话剧团就受过训,学过怎么演戏,而且我觉得我有天分,只怕不试我,一试就知道准行。

重操旧业演戏 因无其他技能

“演戏一旦真的进入角色,会忘了真实的自己。”

新京报:为什么逃亡中竟然选择曝光率最高的职业?

吉世光:刚离开齐齐哈尔,我真不想使用这些才能,可发现干不了别的。我身体不好,从小到大没干过什么活,逃亡时有一次去建筑工地,一天60块,我干了一天,到了晚上,不知道最后怎么爬上床的,太累了。我虽然是大学毕业,但那时候也是荒废学业,没学到什么东西,没有一个真实的生存技能,我也想像别人一样去搞IT,可是我不懂啊,只能演戏。

新京报:你演戏是因为扮演别人让你觉得安全,放松?

吉世光:是的,一旦真的进入角色,会忘了自己。

新京报:那你真的忘记自己真实的身份了吗?

吉世光:后来我真的想当明星了,觉得可以抛弃以前的自己,觉得离当明星已经不太远了。

新京报:为什么觉得离明星不远了?

吉世光:我在横店是混得比较好的,开始是群众演员,现在已经是有角色的了,有些导演对我的演技很肯定,还有剧组邀请我去北京拍戏,可是我没有身份证,而且那边盘查更严。

新京报:没想过以新的身份结婚、组建家庭吗?

吉世光:假如有一个女孩,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哪天她说回老家见见我父母,那怎么办?我没身份证,连车都没法坐。骗得越来越多,谎言就像一个大棚一样,东拉一下,西拉一下,最后完全盖不住了。

逃亡颠沛流离 时常梦见被抓

“我身边什么人都没有,连和我睡过一个屋的兄弟都不知道我是逃犯。”

新京报:逃亡的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吉世光:4个字可以形容,颠沛流离。也许我在物质上是丰富的,快乐的,但在精神上是不堪一击的。有时候半夜会突然醒来,因为在梦里被抓了,有时候整夜不睡,从晚上6点坐到早上6点。害怕。我躺在床上,看着门,会觉得那门会突然打开,冲进来一群人把我铐走,结果真的出现了。

新京报:在横店,你演过的最受关注的角色是《潜伏》里的盛乡,你知道《潜伏》会火,你可能因此会被认出吗?

吉世光:拿到《潜伏》剧本的时候,就觉得会火。心里很矛盾,演吧,这剧肯定热播;不演吧,当时又要生存,当时我的情况很不好,房租交不上,饭也吃不起,就接了,一天600元,拍了两三天。

新京报:现在有人说,你才是《潜伏》里最大的潜伏者,你怎么看?

吉世光:我跟余则成一样,精神压力很大,但表面上不能透露。但其实我比余则成还苦。他身边有老婆知道他的身份,可我身边什么人都没有,连和我睡过一个屋的兄弟都不知道我是逃犯。

新京报:隐藏很累是吗?

吉世光:我始终游离在一种状态,扮演两种角色的状态:拍戏的时候,我有各种戏里的角色;不拍戏了,白天我是张国锋,是一个演员,小演员。晚上我才想起来,我是吉世光,一个逃犯。


愧对被刺刑警 宁愿当环卫工

“我觉得那天就是我做的一个灰色的梦,特别不清晰的东西,我就像被谁拽着一样进入了梦境。”

新京报:见过受害者了吗?

吉世光:见过了,我跟他说了很多很多对不起,但再多的对不起,也没法弥补他受的伤害了。如果有可能,我会用各种方式补偿他。我希望你们不要去采访他,对他是一种伤害,他回忆往事会痛苦。

新京报:你回忆往事就不痛苦了吗?

吉世光:其实你想象不到我有多痛苦。我觉得那天就是我做的一个灰色的梦,特别不清晰的东西,我就像被谁拽着一样进入了梦境。

新京报:13年你没想过自首?

吉世光:我想过自首,可我一直不能鼓起勇气,就找一些方法赎罪,我会去市场买鱼放生,看见乞丐也会给钱,我在横店的兄弟们,也会带着他们去拍戏,借钱给他们,这样心里会好受些。

新京报:你后悔了?

吉世光:我跟你说,我肠子都悔青了,晚上的时候眼泪噼里啪啦掉,心想我怎么会卷进这么一个案子里?我的人生怎么会这样?如果我年轻时不冲动,哪怕我在家做环卫工人,在家守着爸妈,也比成为逃犯进监狱要好。

新京报:会觉得你真实的人生像一部戏吗,抢劫、逃亡、成为演员?

吉世光:是一部悲哀、灰色的戏,因为到最后还是坑了自己。

新京报:现在还有遗憾吗?

吉世光:最大的遗憾想跟剧组说对不起,戏完成了一半,我没能把这个角色演完。

本报记者 朱柳笛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